黄金城vip娱乐官网 > 667722黄金城网站 > “七宗罪”的深意 ——简评《钢炼》人造人设定(作者:火翼四月,转自百度贴吧)

“七宗罪”的深意 ——简评《钢炼》人造人设定(作者:火翼四月,转自百度贴吧)

豆瓣上这样的剖析还是很少的,在百度上看到了不错的帖子转来看看。
一切所有权属于原作者。
原网站:
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1023200035

“七宗罪”的深意
——简评《钢炼》人造人设定
《钢之炼金术师FA》的完结,奠定了动漫史上又一个经典。它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因故事、人物而沸腾的一腔热血,还有更深层的意义值得我们探究,就像“七宗罪”这七个人造人。荒川弘对他们的设定与结局安排引人深思。
“傲慢”
“傲慢”——塞利姆的原型是一个两根手指就能够捏起的婴儿,正如傲慢本身,就是这样一种渺小与无知的表现;傲慢的武器是尖利的影子,正如傲慢本身,笼罩别人之前要先笼罩自己。傲慢的人就像婴儿,还未成长,还未真正感受过何为智慧,还未真正看到了解这个大千世界,就趾高气扬,目空一切,以为自己已经高大的拥有了傲慢的资本。其实回首看自己,就只是这样一个“婴儿”:明明幼稚,却自以为成熟;明明渺小,却自以为高大。又何谈智慧这一公认的傲慢的唯一资本?更何况,真正的智者是不会傲慢的。
在荒川弘老师笔下,是爱德华亲手将塞利姆打回原形。正如这个少年踏着痛苦艰辛一步步成长,一步步成熟,一步步拥有了真正能撑起一片天空的有力臂膀,也一步步走出了自己的傲慢,走向人生的旅途。
“嫉妒”
“嫉妒”——恩维的原型是一只丑陋的虫子,会利用接触到的一切东西来扩充自己,把自己扩充得庞大、沉重,变得更加丑陋。嫉妒的人就像这样,盯着比自己高、比自己好的人,奢想着变得高大有分量。恩维会变形,正如嫉妒总会用各种美丽掩盖自己,像一个糖衣炸弹,冷不防就会炸伤别人,也伤害了自己;恩维总是恶语伤人,正如嫉妒会令人变得尖酸刻薄;恩维可以一瞬间变成庞然大物,就像只要一个微小的刺激,嫉妒之心就会疯狂得膨胀起来。嫉妒的人就这样向他们的心一样疯狂的扩充自己,向着自己眼中那个好了不知多少倍的人扩充自己。他们确实变得高大起来,只是变得更令人作呕。嫉妒的人总以为别人的美好会这样出现的自己身上,可殊不知,他再怎么改变,如果不舍弃嫉妒之心,他也始终是一条丑陋的虫子。
恩维是自杀的,是在最终知晓了自己真正嫉妒对象后自杀的。就像嫉妒之心的消除,人们唯有撕开自己的掩饰,不再为私心所限,才会发现,原来自己的嫉妒是那样可笑可悲可怜,才会真正洒脱,抛开嫉妒,也抛开丑陋与邪恶。
“愤怒”
      “愤怒”——金•布拉德雷是七个人造人中最特殊的一个。他原本是人类,生老病死,跟随着他一起成为了人造人。但是唯有“愤怒”,是他成为人造人后新增的特性。这是否暗示着,愤怒,原本就不是人所需具备的特性呢?正如布拉德雷是被强行注入了贤者之石,而变成了拥有人所没有的强大力量的人造人,愤怒就是别人强加给你的一种猛烈而强大的情绪。布拉德雷的战斗快狠准,他的眼神与动作一样愤怒而疯狂,为了斩杀敌人,就算已没有了持剑的手臂,他仍能用牙咬住短剑,在敌人身上划下伤口。就像愤怒中的人,往往会做出令人意想不到的疯狂举动,拼了命地去上海他人,也把自己伤的遍体鳞伤。布拉德雷最终因此而战死,愤怒使他提早失去了生命,正如愤怒,往往会加快一个人毁灭的步伐。
      杀死布拉德雷的是斯卡。让这个始终处在对这个迫害他民族的国家的愤怒中的人,让这个有着好像愤怒时血红眸子的伊修巴尔人,亲手杀死“愤怒”,这便是他对自己长久的愤怒的最终交待。从他决定帮助爱德华守护这个国家开始,他就已将自己的愤怒亲手终结,从而迈进了一个新的境界。
“贪婪”
       “贪婪”——格里德是最早明白自己真正所欲之物的人造人。他长久地与姚麟这个人类共用一具身体,正是“贪婪”是人类最经常、最普遍的特性的体现。他的绝技是金刚不坏之身,正如贪婪,抑或是盲目的贪婪,往往使一心执著于所欲之物的人们变得冷漠冰硬,不为任何外物所亲、所侵。他一生都在寻找知己伙伴,也一生都在寻找自己真正所欲之物。他孤身一人踏上寻找的路途,虽然一直都未停下前进的脚步,但正因为不知道何为自己真正所欲,他的路好像迷雾中方向的盲目,令他深感不安,所以不断贪婪着力量,贪婪着这无关的旁物,来暂时安抚躁动失落的心。我们也总是会陷入迷茫,也总是会一度执着于金钱、权力来填补心中的失落,也总是会在蓦然回首中,发现真正追寻的不过是一个知己,一个真正了解自己的人,一个最真的朋友。知音难寻,也许终其一生也无法找到,但明晓这本身就已经是人生的一次飞跃。格里德是幸运的,最终他明白了,也找到了。当他欣慰地注视着爱德华和姚麟,牺牲了自己时,他一贯的戏谑口气中,多了潇洒与无憾。当我们幸运地找到了知己,那贪婪也就消失,取而代之的,是满足与恬然。
“懒惰”
       “懒惰”——斯洛斯最终死于人们不知疲倦的攻杀中,正是人们的勤劳将他置之死地。“懒惰”是最快的人造人,快得连影子都不见,快得连自己都无法控制好方向,又怎么将他抓住呢?正如懒惰游窜在人们的生活中,太快了,我们抓不住它,若侥幸碰到了他的尾巴,正待伸手,它便又一溜烟逃走了。长此下去,我们便也倦了,累了,不想再与它搏斗下去,向它妥协。这时,懒惰便又变回慢吞吞的样子,就像斯洛斯最普通的状态一样。所以懒惰只有面对勤奋是才会变快,因为勤奋比它更快,只有逃之夭夭才有存在的希望。但当人们真的下定了决心,勤奋真的变得认真,懒惰的结局就只能是被抓住,被杀死了。
“色情”与“暴食”
        “色情”与“暴食”,即拉斯特和格拉特尼,他们形影不离,好像现实中,这两种物质享受,也总是形影不离,“饱暖思淫欲”,是不是就是这样呢?
        “色情”——拉斯特是被马斯坦烧死的,欲火烧身,就像**终会令人玩火自焚。
        “暴食”——格拉特尼是被吃掉的,暴食者反被食,也是一种讽刺。
        “色情”与“暴食”,相对于其他五种“原罪”,比较容易克服,这也许就是荒川弘在《钢炼》里对他们两个的描写要比其它五个人造人少的原因之一吧。

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首页
  • 电话
  • 黄金城vip娱乐官网